C114通信网: 门户(微博 微信) 论坛(微博) 人才(微博) 百科 | C114客户端 | English | IDC联盟 与风网

新闻 - IT资讯 - IT国际新闻 - 正文 运营商投稿当日通信资讯

在扎克伯格眼中,AR的未来是这样的

http://www.c114.com.cn ( 2019/10/8 16:05 )

AR的未来仍有待探索。

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,关注科技、商业、职场、生活等领域,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、新观点、新风向。

编者按:近日,Facebbook CEO扎克伯格接受了CNET的独家专访,在访谈中,扎克解释了为什么Facebook要从做VR改为做AR,以及为什么Facebook要对其受到欢迎的Quest头戴设备加倍下注。原文作者为James Martin,原文标题为:Mark Zuckerberg sees the future of AR inside VR like Oculus Quest

在扎克伯格眼中,AR的未来是这样的

Facebook的人带我走下楼梯,进入位于硅谷中心的Facebook总部大楼的一间天花板很高的开放办公室。一眼望去,整个办公室内都是开放式的办公桌。空气很平静。房间很安静。在一张长条办公桌的一段坐着一个人,背影看着像是扎克伯格。

果然。

我们进入到四周全是玻璃的会议室,我坐到扎克伯格私人会议室的沙发上。然后Facebook的CEO步入会场,跟我握了握手,坐到离我几英尺远的椅子上。扎克伯格看起来比我预想的要放松。他让我想起了我认识的曾领导过创业公司的朋友。我期待能有点特别的事情发生。不过,相反,我们的谈话很正常,正常到令人放松了敌意。我不记得他穿什么衬衫了。似乎没有特征,但很舒服。

[隐私]威胁会不断变化,你需要应对。但是我希望等到这些生态系统成熟时,我们对这些问题的处理方式也会变得相当成熟。

你得相信我说的一切,因为整个会谈Facebook都不允许拍照或拍摄,哪怕我愿意全部发布到Facebook上也不行。

我到这里是来听扎克伯格对2014年以20亿美元的天价收购的VR公司Oculus 的介绍。他计划通过它将Facebook的社交媒体王国拓展到交互式虚拟世界,并帮助实现其“帮助大家走到一起”的使命。在一批高管相继出走数月之后,Oculus今年有望 “在AR和VR领域掀开新的篇章。”扎克伯格在我们30分钟交谈第一分钟的谈话就很有哲理性:“大家对我们将何去何从,对Facebook为什么要这样做有很多疑问。”

我指望能听到有关AR头戴设备的消息,就像我上手过的微软HoloLens 2和Magic Leap那种。那些拜访行程是早已熟悉的例行公事:邀请到总部,参观现场,体验新东西。我最近访问Facebook也是这一套路。只是没有新产品这部分。

不过在周三的开发者大会上,扎克伯格并没有用一个新的AR头戴设备让我们赞叹,而是在主旨演讲时大谈VR,尤其是Oculus公司已经开始销售的价格更公道的VR硬件。因为,尽管Facebook还没有做好AR头戴设备,但是大多数人甚至都不知道AR是什么,更不用说购买超过2000美元的头戴设备了。想让让大家尝试VR也非常困难。这就是为什么独立的399美元Oculus Quest至少到明年仍可能是Facebook上最亲民的沉浸式产品。

我在评测里面写道,Oculus Quest是“今年以来我尝试过的最好的东西”。CNET给它授予久负盛名的“编辑选择奖”,因为这是一款经济实惠的无线VR头戴设备,人人皆可使用。

扎克伯格的团队告诉我,Oculus Quest明年会有重大更新:通过USB-C线连接PC,在Rift平台上玩。我已经试过手势跟踪,这玩意儿会在 “明年年初”推出,届时大家无需学习如何使用标准控制器就可以尝试VR。明年的Beta版还有一个叫做Facebook Horizon的新社交平台,会推出游戏和创意工具,这是将多人体验引入Oculus的又一次尝试。

在扎克伯格眼中,AR的未来是这样的

马克· 扎克伯格在Oculus Connect上登台。

扎克伯格很清楚,哪怕是经过了这些年Facebook的VR愿景仍然是大家关注的焦点。一开始他告诉我还是那些老生常谈的东西,公司还没有达到想要的,头显还得小一点、更舒适一点、更易用一点。但是他还说,VR只是Facebook长期目标的开端,是通向未来的桥梁,未来我们将采用AR技术进行交流。

他还清楚地表明,Facebook是应该引领我们迈向这样一个未来(在虚拟与则鞥强现实世界里进行工作、娱乐和互动)的那家公司,而且是唯一的一家。然后,他还稍微有点露骨地挖苦了自己的竞争对手——苹果,谷歌,微软,甚至可能也包括Magic Leap。

他说:“如果我们要做的话可能跟别人会很不一样。我认为其他公司更倾向的是这么一种模式,就是‘这里是你的app,这里是你的内容,然后你得通过商店去获取。’而我们希望帮助打造的是下一代计算平台,这个平台会更多地与人互动,而不仅仅是app和任务。”

至于什么时候才能从VR走到AR,从利基市场变成大规模的消费者使用——已经通过Oculus扎根VR 5年的扎克伯格说,“要想达到大家预期的卓越效果”还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。

“我认为这不是2020年这个时间点能够达到的。但我希望不要拖到2030年。” 即便如此,扎克伯格仍认为VR和AR仍然可以共存。“想想看我们是怎么使用屏幕的,现在我们都随身携带手机,但我们有一半的屏幕时间是看电视。我认为VR是电视,而AR是手机。”

除了讨论更大尺度的对未来的愿景外,我在Facebook这里还观看了Oculus Quest手部追踪的演示,这个软件简单实用,无需控制器可能让我的手直接跳进虚拟世界。尽管听起来可能并不那么的令人兴奋,但可能却是最有用的一步,可帮助将Oculus令人印象深刻但仍令人扫兴的VR眼镜推广到更多人那里。

在扎克伯格眼中,AR的未来是这样的

Facebook演示室,用Oculus Quest做出VR拳头。

Oculus Quest现在可以看到我的手指了

在Facebook总部大楼一间光线很好的房间内,工程师递了个Oculus Quest给我,样子看上去很熟悉。到2020年初时,Facebook的独立VR头戴设备将会实现无控制器的手部追踪,在头盔正面的4个外向的黑白摄像头将负责跟踪手势,以及整个房间内以及控制器的运动。我得到了上手的机会。

第一个演示叫做“Elixir”,由开发者Magnopus 和Oculus Studios制作。在里面,我的手就像浮动在我面前的两个手套形状一样。我可以移动每个手指,也可以竖起大拇指,做指向或和平的手势。这几乎就像拿着Oculus Quest有很多功能按钮的Oculus Touch控制器一样,它还可以模拟手势,但对于新手来说可能很难理解。这次只是靠我的手。我盯住着自己的虚拟手指。这真的是令人着迷。

VR之大会超出大家的认识。

我正在一个卡通一样的魔法实验室里。我把手伸进了一桶黄龙的呕吐物中,然后我的手就变黄变苍白了。我走到一块火炙的面板前,把手放在上面,我的手就烧起来了。我可以捏着燃烧的手指,弹开浮在空中的虫子。蓝色毒液的渗出让我长出来巨大的章鱼爪,我凝望着我那柔软的,长满吸盘的触手。

这一切确实不错,但我注意到动作之间存在停滞的情况,这在用Oculus Quest控制器时是不会发生的。Facebook的工程师说,Quest控制器仍然是玩游戏的最佳方式,但是手动控制比较适合那些觉得控制器令人困惑,或者希望用更随意的方式进行交互的人。或者,更重要的是,针对企业的员工培训app。

扎克伯格早前曾告诉我,该公司进行手部追踪的目标是其对“存在”的追求的一部分。这甚至可能都不是我们所知道的未来头戴设备。扎克伯格所认为的AR的存在与当今的AR不一样。“现在大家做了很多所谓的AR产品,但那些产品都没有那种能力,就是能够把一个人呈现,让你感觉就在自己身边一样。你可能可以收到通知,可能会得到一些眼镜产品,这些东西也有用,可以做不同的事情。但是我认为,还需要做一些基础的技术工作,而我们正在聚焦这方面的工作。”

在扎克伯格眼中,AR的未来是这样的

精细动作比较难实现一点

第二个演示更加缺乏想象力一点。给农夫保险公司的一个水渍险索赔检验模拟。我在一个虚拟的厨房里面走来走去,去寻找湿的地方:冰箱附近发霉的区域,水槽下有滴水。在每个地方,我都会伸出手,然后可以找到一个弹出按钮,轻按该按钮即可确认某个地方是否受损。

手势跟踪这项功能在AR和VR里面都有:在沉浸式的Tribeca艺术装置以及基于位置的VR景点(例如The Void)里面我就见过自己的手映射到虚拟世界了。昂贵的AR头戴设备(比如微软售价3500美元的HoloLens 2)也是靠手势跟踪而不是控制器。Facebook曾收购过几家VR手势追踪的技术公司,包括2014年的Nimble VR和2015年的Pebbles Interfaces,并承诺过要在自己的头戴设备手势追踪方面取得突破。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手势跟踪出现在Oculus头戴设备上。Facebook的Reality Labs开发的手势跟踪计算机视觉技术每只手可以识别20个点或者手势。

Facebook计划在明年为app开发商提供手势跟踪更新以及一个软件开发套件,并且手势跟踪会同时支持Oculus的Home软件和VR OS,提供基本的浏览支持。要想控制远一点的东西(比如指针或遥控器),你只需将手指捏在一起,就好像在空中点鼠标一样进行导航。你的双手可以是浏览网络、播放视频或浏览3D地图的遥控器。当我玩Beat Saber之类的游戏时,我可能更喜欢表现出色的Oculus Touch控制器,但是如果我只想随便看下视频,甚至玩一下虚拟美术馆之类的ap,我可能都更喜欢用双手。

在扎克伯格眼中,AR的未来是这样的

扎克伯格在Oculus Connect上进行演讲。

扎克伯格对此表示同意,并告诉我他不指望每个人都会放弃控制器。“有些人想要控制器,因为有些事情只有在获得反馈后才能做。但是我认为大家希望的主要交互方式是靠手。”

但是,手势跟踪演示并不完美。除了反应滞后以外,尝试操纵较小的对象时还缺乏精度,并且演示对照明的要求要比Oculus Quest的摄像头的高。据Facebook负责Oculus Quest手势跟踪开发的Jenny Spurlock和Robert Wang表示,某些功能,如对手跟手叠合的识别尚未准备就绪,但正在开发中。

Oculus已经明确表示, Facebook最新的VR头戴设备,采用的是基于摄像头的Oculus Insight跟踪技术,后者是未来Facebook AR头戴设备所需的开端。下一步可能是用这些摄像头来识别房间里面的其他物体,然后将更多的真实物体引入VR。

Wang说:“用Quest常规的2D黑白摄像头有一个优势,那就是大小、重量、功率和成本方面的优势。这是一个更困难的计算机视觉问题,但它让我们有一个相当不错的边界成本。”

Spurlock补充说:“VR是一项新技术,新到我们宁愿减少阻力也不愿给头戴设备增加重量。”

在扎克伯格眼中,AR的未来是这样的

Facebook Horizon是一种新的社交VR体验,明年将推出beta版,主要聚集游戏和创意工具。

还在努力破解社交世界

关于Oculus,很怪异的一点是,直到今天它基本上还是非社交性的。Facebook是全球最大的社交网络,月活用户数超过20亿,但却仍然还没有把Oculus做成社会化。像Room、Spaces和Venues之类的app试图将大家聚在一起,在VR中实时共享体验,但是Facebook对这些app的支持却被平台碎片化了。

不过,一个全新的社交VR平台,Facebook Horizon,将于明年推出beta版,这似乎会是Facebook探索社交虚拟宇宙的第二次(还是第3、4次?)尝试。该公司表示,将会是将VR变成“群聚效应”设备的关键。根据eMarketer的数据,到2021年,美国使用VR的人数将从目前的约4300万增加到5710万。至于AR,eMarketer 预计到2021年,美国将至少有8500万人每月至少使用一次增强现实技术,高于2019年的6870万。

根据扎克伯格的说法,Horizon会是一种创意工具,可以用来碰头,玩游戏以及制造体验。扎克伯格暗示,Oculus Quest用户可以用来玩激光标签或乒乓球,或实时开发其他游戏。Horizon听起来有点像Facebook现有社交app,如Altspace、Rec Room和VRChat的放大版 。这个东西能否成功让大家建立联系尚待观察,Facebook最近在开发的更高级的虚拟化身可以到这里去测试一下。

在扎克伯格眼中,AR的未来是这样的

Oculus Quest及其控制器。该硬件已于今年年初开售。

Quest也是新的Rift

Facebook还发布了Oculus Link,一个会在11月推出的升级,这个东西可将独立的Quest头戴设备绑定到PC上,通过单根USB-C线连接,在计算机上播放Rift内容。尽管他们没有给我演示Oculus Link的功能,但听起来似乎移动和PC端最好的一个,因为399美元的Quest价格与功能略差,靠与PC连接的Oculus Rift S头戴设备相同。

扎克伯格解释说,尽管Oculus Link几乎可以使用任何类型的USB-C线(USB-C 3.1线缆及更新的线缆),但Oculus会卖更长,带宽更高的线缆,这种线缆同时还可以为Quest充电。

Facebook还不准备做的是开放Quest的软件开发,现在这上面的app开发管理要严格得多,远没有Rift对开发者那么开放。扎克伯格说部分是因为让软件运行良好存在挑战(他提到了“热封装”),并以Oculus Link作为获得尚未在Quest上就绪的VR内容的方式。

更小更便宜了(同时也更多了)

扎克伯格还是不愿分享Oculus VR具体的销售数字,但表示“大家在Oculus商店上花费了超过1亿美元购买VR内容”,其中20%来自推出仅5个月的Oculus Quest。 他说,Quest的销售“跟我们的生产速度一样快”。

他补充说:“目前我们在增长速度方面还存在着操作上的限制。我们得先突破,而且我们也会的。只是需求比我们想象的要大一些。”

但是,在没有Oculus支持的情况下,VR仍无法吸引足够多的人让预算昂贵的AAA游戏和应用程序养得起自己。扎克伯格仍然认为,推动产生群聚效应至关重要。也需要让更多的人想要购买VR头戴设备。

eMarketer首席分析师Victoria Petrock则表示:“我认为公众不会像坐等下一代iPhone那样耐心地等待下一代的Oculus设备”

在扎克伯格眼中,AR的未来是这样的

隐私问题还待定

扎克伯格的关注焦点在于VR和AR什么时候会成熟,但许多Facebook的观察者,包括他需要说服为消费者和企业开发VR和AR体验的开发者,想的却是会不会成熟的问题。鉴于过去两年来扎克伯格和Facebook 所面临的种种隐私问题,从剑桥分析公司(Cambridge Analytica)丑闻开始,该公司滥用了超过7000万美国Facebook用户的数据来进行选举营销,因此最大的担忧仍然是当这种形式的内容社会化之后,Facebook会如何处理数据隐私和用户内容(想象一下,如果VR里面出现的虚假新闻的话)。

扎克伯格没有给出答案:“这些担忧会继续存在,我认为还会有新的担忧出现。仍然有很多的问题,我不认为这些事情会有完整的答案——该些威胁会演变,你得不断去应对。但我希望,等到这些生态系统成熟的时候,我们的应对知道也将变得相当成熟。”

有很多科幻小说对VR / AR未来的愿景都都很喜欢,这些愿景里面都设想了许多反乌托邦的场景,比如通过头戴设备增加数据跟踪,再加上日益强大的创造的能力,并结合其增强的创建情感以及可能是虚幻叙事的能力,这些可能会加速我们对互联网最大的担忧。听完扎克伯格的讲话后,我还看不到Facebook在这方面能提供任何的解决方案。Forrester的首席分析师Fatemeh Khatibloo 说,我们有理由感到担心。“因为Facebook的公司很有可能在这方面处在发展的前沿。”

未来会带来什么?

Facebook最终的AR头戴设备或眼镜所需的一切部件已经准备就绪。但是扎克伯格似乎并不急于到达那里。当我问到在过去数年Facebook走了那么多的高管后,事态将如何发展时,他没有回答,而是重申“VR会成为其中的核心部分。我曾说过VR的规模会比大家意识到的大。”

他把已经在用的VR硬件视为实现未来的一种方式。“当然,我们现在也对AR进行了更多的长期研究。但是我认为,对VR的承诺仍然很坚定,那就是我们将要采用的技术路线。”

在我看来,Oculus Quest代表着手势跟踪的未来,而预算应该是微软的VR版HoloLens 。也许,就像苹果公司在移动领域对AR的研究一样,Facebook也会用同样的方式利用VR。对于仍然陌生且未经验证的新世界来说,这可能是正确的举动。Gartner资深首席分析师Tuong Nguyen在谈到Oculus迄今所做的努力时说:“他们在拼拼图,这些是有帮助的,因为这个领域太新了。我认为还没有人找到答案,但是他们都在寻找答案。”

Oculus Quest是一款令人印象深刻的VR头戴设备,它会慢慢变得更好。但是随着新技术的到来,还有很多事情要做。Oculus Quest不会一直久留下去,它只是暂时的硬件。

扎克伯格说:“如果AR明天就能出来的话,可能我们不是能马上把它做出来的那家公司。” 但他相信,一旦时机成熟,Facebook在虚拟现实和光学领域所做的工作将会为那一刻铺平道路。

作者:boxi局? ?来源:36氪

  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C114通信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给作者点赞

轻松参与

0VS0

表达立场

写的不太好

合作伙伴: 一诺 华工

Copyright?1999-2019 c114 All Rights Reserved
上海荧通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
南方广告业务部: 021-54451141,54451142 E-mail:c114@c114.net
北方广告业务部: 010-63533177,63533977 E-mail:shixinqi@c114.com.cn
编辑部联系: 021-54451141,54451142 E-mail:editor@c114.com.cn
服务热线: 021-54451141,54451142
沪ICP备12002291号